申公豹
申公豹是《封神榜》中的人物,他与姜子牙同拜于元始天尊门下,为姜子牙的师弟,一生与姜子牙为宿敌,法力高强。申公豹无视纣王的暴虐,全力维护纣王的残酷统治。 申公豹,为章回小说《封神演义》里的人物;其特异处,是两只脚往前走,眼睛却朝后看。小时候见到这种描写,颇想一试,于是拼命把头扭往一侧,走了没几步,却头晕眼花,还险些撞在别人身上,才知道那实非人之所能。若干年后,一次在寺院里瞻仰巨大的千手千眼佛,忽然又想起申公豹,觉得两者隐隐焉有些相通,只不过千手千眼佛像把它表达得更充分更明显了,那就是突破“正常”视点对人的束缚。 因为人的愚蔽,固然有因无知而致,但人最大最可悲的愚蔽,非但不是因为无知,相反,恰恰因为从外部接受了许多知识和道理,又对它们不假思索,以为这样就把历史、社会、人性等等完全看清楚了。这才是绝大的盲点。此时若能做到能对那些人皆曰善的“常理”视而不见,转而重新用自己的眼睛直接审视一切,定会在原以为弄清楚的事情上察觉自己的无知。

阐教弟子,因为元始天尊偏袒姜子牙,申公豹嫉妒姜子牙手掌封神大权,故此挑动大批高人对付姜子牙,给西岐方面造成巨大困难。一句“道友请留步”将无数同门修士送上封神榜。最后,在封神台上被姜子牙封为“东海分水将军”。

关于姓名

关于申公豹姓名,现流行有三种说法:

其一,复姓申公,名豹。申公是上古复姓;

其二,氏申名豹,公是敬称,指公爵。如北伯侯崇侯虎,崇为氏,虎为名,侯指侯爵。姜子牙姜尚,后世又称吕公望,这里吕是姜子牙的氏(姜尚姓姜氏吕和氏齐),公是爵位,望是名(姜尚名尚,别名望,字子牙)。姬发的弟弟姬旦,也就是《周公解梦》中的“周公”,后世称为周公旦,同样道理,周是氏(周公旦姓姬氏周),公是爵位,旦是名字;

其三,姓申名公豹,源自《封神演义》中说法。书中作者根据上古神话整理编制而成,对历史人名缺乏考证。又有明朝士子历来看不起少数名族,其实部分外族复姓,所以故意改为单姓也是有可能。《封神演义》作者本人对古姓也不是很了解,如:北伯侯崇侯虎有一个兄弟名崇黑虎;书中称南宫适为南将军,所以,第三种说法虽然为众所知,但是最不可信的、最为荒谬可笑的。

背景故事:申公豹是昆仑山上唯一的异类,元始天尊的徒弟,在所有玉虚弟子中间他是唯一在封神大战中直接背叛者,很多线索都藏在封神文字下面,水落石出时才会吓人一大跳。

过去听老人们谈论封神时,提到申公豹就说这是个豹子成精,当时只是一笑了之,以为这和说法海是蛤蟆精一样是纯属民间的偏见,但在重读姜子牙拿到封神榜下昆仑那一段时,我发现这种说法并非毫无依据,且看申公豹第一次出场时和姜子牙的一段对白。

申公豹怒色曰:“姜子牙料你保周,你有多大本领,道行不过四十年而已。你且听我道来。有诗为证:‘炼就五行真始诀,移山倒海更通玄;降龙伏虎随吾意,跨鹤乘龙入九天。紫气飞升千万丈,喜时大内种金莲;足踏霞光闲戏耍,逍遥也过几千年。’”

话说子牙曰:“你的工夫,是你得的;我的工夫,是我得;岂在年数之多寡?”

千年修为:从申公豹的这段诗中我们可以发现他自称有几千年的修为,虽然在诗里有夸张的可能性,但我们接着就发现姜子牙自己也承认自己修为的年数不及师弟申公豹,这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按说姜子牙作为师兄,他在昆仑修道40年,那申公豹作为在他之后的师弟,修为就应该在40年以下,怎么会倒转过来,师弟反而比师兄年长呢。此时结合申公豹在诗中对自己身家的表述,我们不难做一个大胆的推论,即申公豹是昆仑山上唯一并非以人身修道的弟子,前面所谓几千年的修行只是修成人身的修炼,然后再拜入昆仑门下,就像笑傲江湖里面华山派的劳德诺,属于带艺投师,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姜子牙听都没听说过的砍头飞升的邪术,书中说“其头盘旋,只见一些黑气”这明显是妖术的描写方法。

人物评价:申公豹,为章回小说《封神演义》的人物;其特异处,是两只脚往前走,眼睛却朝后看。小时候见到这种描写,颇想一试,于是拼命把头扭往一侧,走了没几步,却头晕眼花,还险些撞在别人身上,才知道那实非人之所能。若干年后,一次在寺院里瞻仰巨大的千手千眼佛,忽然又想起申公豹,觉得两者隐隐焉有些相通,只不过千手千眼佛像把它表达得更充分更明显了,那就是突破“正常”视点对人的束缚。

因为人的愚蔽,固然有因无知而致,但人最大最可悲的愚蔽,非但不是因为无知,相反,恰恰因为从外部接受了许多知识和道理,又对它们不假思索,以为这样就把历史、社会、人性等等完全看清楚了。这才是绝大的盲点。此时若能做到能对那些人皆曰善的“常理”视而不见,转而重新用自己的眼睛直接审视一切,定会在原以为弄清楚的事情上察觉自己的无知。

比方说,许多出自圣贤的嘉言懿行,每个时代都把它当成不证自明的东西不假思索地承继下来,宣传照此办理就得了做人的真谛,可以正确地走完生命历程。其实哪有这样的道理?《孟子》句:“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便未必站得住脚,实际情况是,虽说社会就高尚德行的说教从来不遗余力,推广的效果却难如人意,反之“闻义不能徙”倒是更普遍的情形,原因在于这句话所内含的前提“人性本善”,本来就靠不住。又如“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一语,虽出自孔子,也轻信不得;近读《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若用里面所载许多史实,来与孔子此语核对,分明都是相拗的。

称圣称贤的,是正派人物,社会总是以他们的思想为圭臬,正因此,像以上两例所示,上他们当的人便不可胜数。至于邪派人物,言思乖悖,为人做事似乎专和正派人物反其道而行之(申公豹助纣敌周,显系邪派人物,小说让他眼睛长到脑袋后头,或即此意),都说这种人学不得,一学就坏。可是我想,他们究竟不像某些正派人物那样常说空话甚至假话,叫人上当;他们虽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榜样,但在帮助人们认识现实上其实要有益处得多,因为他们确实多留了一点儿属于自己的心眼儿。例如《鹿鼎记》里的韦小宝;金庸先生笔下有许多义薄云天、足可仰视的英雄,可我觉得他们加起来所给人的教益也抵不上一个反英雄的韦小宝

歇后语:申公豹的嘴——搬弄是非。

神位据封神演义第99回中描述:子牙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尔申公豹身归阐教,反助逆以拒直,既已被擒,又发誓以粉过。身虽塞乎北海,情难释其往愆。姑念清修之苦,少加一命之荣。特敕封尔执掌东海,朝观日出,暮转天河,夏散冬凝,周而复始,为分水将军之职。尔其永钦成命,毋替厥职!申公豹听罢封号,叩首谢恩,出坛去了。